四場演唱會,四種看法,第一場什麼都是新鮮感,而第二場呢,可以看得更仔細地關於所有的舞台效果、燈光與影像等等。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晚有他陪我看。


故事從早餐開始。


延伸至醫院的診所,也算是看演唱會的一種新體驗。


慶幸的是我們還有飯亦能吃,演唱會能看。


一出地鐵站,便有很多販賣「螢光捧」的小販,時代變遷,小時候的螢光捧是真的螢光物料,現在都是以電能發光的了。






想當年2002年的演唱會,海外的歌迷朋友第一次來紅館,我們也曾在此拍過合照。




因為腳傷的關係,避開人潮之中走樓梯的壓力,因此很早便想要入場了,官方開場時間為晚上八時十五分,我七點半便到達紅館,但原來要七點四十五至五十分左右才開放觀眾入場,來過紅館這麼多次還是第一次排隊等入場。




這條樓梯教這一刻的我頭痛。


而原來這麼早入場,場館會先播放一下政府的宣傳聲帶,又是第一次。





內場十多排開始的座位設計是每兩排便高一級,這天剛巧坐在後排,其實視線是受到前排的阻擋,慶幸是剛巧前排的人不算太高,但不管怎樣還是有些阻擋了。

經過第一場之後歌迷們的嚴厲批評,到底曲目會否有大改動呢?

原來只有小改動。

這晚八時三十五分便開始,一開場的「地」是最精彩的了,稱為地,意思大概是女神降臨大地,第二次看,我更仔細地看清楚這麼精彩的效果及舞台設計,「傾x」是令人覺得不暢順的,但大概原意是降臨大地後,女神開始遊戲人間,緊接的「天大xx」,第二次聽覺得非常精彩,編曲變為搖滾,其實是很配合「地」的整體感覺的,而遊戲人間之後,女神開始清醒過來,緊接的「枯x」便是看透。



第二部份依然是「水」,「依x」是我這次演唱會的心頭好,每看一次便有種戚戚然的感覺,那種覆水難收的感覺永遠纏繞於心,永於於心裡翻滾,如水龍捲般翻動。

「天各xx」是取代了第一場不受討好的「分分鐘xxx」,也是她即將推出的新專輯的其中一首,jazz的編曲,是香港發燒碟常用的風格。



另一首新取代的是「聽說愛xxxx」,其實和「鏗鏘xx」一樣難以想像與「水」有任何關連,除非「水」是代表淚水的話,這一部份的選曲便是不同程度的痛哭與流淚。



第一場大量使用氣聲來演繹情歌,然而今晚卻多用了實聲,相比之下我較喜歡第一晚的演繹方式,靚聲與感人,我是偏向追求感人那邊的觀眾。



完場前的最後一首歌依然是「至少xxx」,她叫全場跟他一起大合唱,而他卻在旁邊唱給我聽,想起我們經歷過的,我記得我曾在他面前唱這首歌唱到哭,這一刻看著他唱,我便淚如雨下。





紅館的設計,在內場十多行開始便會慢慢斜上去,然而每兩行才高一級,這天剛剛好坐在兩行之中的後一排,萬一前面的觀眾是高個兒便影響了視線,我是多倒楣呀,不過做人呢該樂觀,正向思想,舉燈牌可以舉高些也不怕擋住後面高一級的觀眾呀,是他、他和她教曉我的樂觀。





散場的時候,一位不熟的朋友送了我一個自製的襟章,很有心思的禮物。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