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水母館,布置和內容與上一次和上五六七次來逛的時候一樣,我忽然說,如果第一個幫牠改中文名的那個人不叫牠「水母」而叫牠「海冬菇」,你們現在見到牠都會叫牠「海冬菇」,而這裡也不是叫「水母館」而是「海冬菇館」。

快樂其實是不容易的,今日可以無優無慮的說笑,講一些無聊的話,看似平常,但有誰知道明天又會遇到些什麼考驗呢?會不會已經因為這一埋考驗而笑不出來了呢?

而簡單的快樂更是難得的,我想到那些美食家金舌頭會不會很痛苦呢?如果去朋友家食飯,或者出餐廳食飯,因為是金舌頭呀很容易便嚐到食材不夠新鮮不夠佳烹調的過程又會有那裡的不足,「好味」二字很難達到,反而爛舌頭什麼都好味吃什麼都因為覺得好味而滿足而快樂。

所以某程度上是個公平的交易,人愈來愈進步時,就愈變得複雜及愈難滿足,你笑他簡單嗎你笑他低層次沒水準嗎?但他卻很容易便滿足及因為滿足而快樂,而你卻還在左顧右盼,界線太高還未達到之餘卻竟然還有空去踩低別人抬高自己。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