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首歌這一個版本出來時,我連續聽了好幾次,不是很喜歡。

當時我很想知道是誰制作的,編曲風格與她上一張得獎國語專輯很相似,如果是別的制作人,我會覺得是抄她那張專輯的風格,如果是那張專輯裡的制作人,那只不過是重覆自己跳不出去自己的框框,不管是誰都好,根本就是山寨版的「Impermanence」。

雖然說做人最好不要得罪所有人,但人生路上,有幾類種人是尤其不能得罪的,其中一種是伴侶的好友,因為他一句說話的影響力大過我一百句,也因為在一些磨擦糾紛之下,你總會覺得伴侶往往不是站在你這邊的。

為免悲劇發生,真的要小心處理,然而事情總是會發生的,不管誰對誰錯也好,反正總會被歸咎於自身身上,一定是我的錯,這樣的話,那就要更加小心處理。

Anyway,事情發生了,悶氣都吃了,卻在街上碰面了,要怎麼做呢?載個面具做人,展出商業笑容,打個招呼。

結果別人卻當你是透明的,完全沒理過你。

突然想起這首歌,好想聽這首歌,然後怪自己心軟不夠狠心,做得出卻輸不起,我可以選擇狠心的,選擇不狠心後卻怪自己不狠心。

是生氣就生氣吧,生氣又怎樣呢?我是應該偏執的,我不轉彎,我不轉彎!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