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從十個月之前開始吧,牠的狀況有得不太好,於是帶牠去上環的Dr.M貓診所看看,那時被醫生不停的罵,說我太遲才帶牠來了,但是過去一年牠的狀況都很好,只是最近才變得不好,只是她不願相信我說的話,有時候,或者一個醫生太有經驗太出色的時候,就會有一種不接受意見的自負,我心想健康時為什麼我要帶牠來呢?

而牠是一隻比較特別的貓,一年體檢一次我知道,但我說健康很好就是一年內的事。

她一邊罵一邊說其實只是超聲波就知牠一直以來的問題了,為什麼一直都不讓她做呢?但明明她之前一直提出要做的不是超聲波而是動刀開肚拿組織研究呀,老實說即使是以牠最健康的情況下我也不贊同開刀。

Anyway,超星波的結論是,醫生認為牠大有可能是腸癌,但以牠的身體的狀況已經不適合做化療,其實醫生就算說適合做,我們也不願意,因為貓做化療只有受苦,結論都是壞的多。而醫生更說我們可以考慮安樂死,只是牠一直都非常精神行得走得食得,為何要安樂死呢?

醫生雖然把你放棄了,但我們並不,朋友找到個腸癌食療,布緯食療,每天空腹食了兩次,隔一小時後才吃罐罐,就這樣到了今天,牠的體重長了1公斤,比十個月前更精神更行得走得食得,我不確定是否來自食療的作用,但至少牠的身體沒有變得更壞。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