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前夕,風俗是洗邋遢,光光淨淨的過年之餘,風俗也說新年是不清潔不做家務的,因為新年做代表全年都要苦命的做做做……云云。

和家人飲茶時提起老家牆上漆油都剝落了,說著說著就即興地幾個人立刻買油漆買功具油起來,順便執拾清潔大掃除。

這是很old school的做法了,現在大部份人都寧願付錢請人來做,幾百塊便可以請一個鐘點來清潔家居半天,幾千塊可以請油漆工人來把家裡的幾面漆都油得光光滑滑,自己做的話自己體力勞動,好累好辛苦呢,而且清潔是不及專業的乾淨,牆掃得參差,甚至出界,或滴到地板都是油漆,但過程卻是很有樂趣的,有說有笑的,吵吵鬧鬧的。

是的最後牆是有缺陷,但我們來看卻是缺陷美。

然後,忙了一整天,身體早已疲憊不堪,媽媽盛出愛心老火湯,這碗湯卻是特別滋味。


2016年找到一枝2001年到期的紅藥水,這樣子的「古董」我是應該丟掉還是繼續保存著呢?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