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早上,在坐車去香港書展逛逛之前,在便利店看到最新一期的雜誌有她當封面,雖然估計書展會有賣,甚至可能會比在售賣價便宜,但我還是忍不住先買一本看看。


這本周刊算是娛樂雜誌中較正氣的一本,沒有狗仔隊不會作故事,而且大概她會做封面或接受訪問都因為此雜誌的記者/編輯是她的歌迷,但想不到,標題是這個,離不開八卦的話題,而且還要是舊梗。






雖然說主角本身不介意訪問問這類型的題材,雖然說這是一本娛樂雜誌,但訪問的記者是歌迷,歌迷看歌迷問這類型作為歌迷不太感興趣的話題,還是覺得有點講關於她的新唱片或演唱會比較有興趣。


同場還有半頁演唱會記招報導


和全頁雜誌廣告,早知道前幾天就不用買只有唱片廣告的Milk雜誌了


還有目錄的小相片


兩款size任君選擇,作為歌迷我兩款都買了....

網上找到的花絮照片:





星期天,估計明報拿有賣周刊的廣告,結果真的有呢!可是,真的小得可憐。



明周 #2228: 剖白與JL現今關係 SL承認被同性追求

約SL飲茶易,約SL訪問難,SL總是說:「我沒什麼好講喎!」這次她接受《明周》獨家專訪,其實早於一年前邀約,「或許到出碟或開演唱會期間啦,這會多些話題。」三場九月舉行的《SL演唱會 2011》未公開發售,內部門票已悉數爆滿,SL其實毋須再宣傳。還以為訪問最終落空,怎料兩星期前收到她的經理人A通知,落實了檔期接受訪問,令人喜出望外。

八年前首次訪問SL,她表現拘謹之餘更直言不擅用說話表達自己,但八年來先後五次專訪,她逐步打開心扉,正如她約半年前開 Facebook專頁又開微博,一直發現SL在變,「或許自己成長了,覺得很多事不需太介意,是開心了很多!」這回SL除了不介意談與Jun的姊弟戀緋聞,更不介意談前夫JL。

SL向來重私隱被指活在圍牆內,但去年十二月開了 Facebook專頁,又於一月以真實姓名開了微博,親自上載了不少自拍照及片段,有關於她的新專輯製作過程,也有她不施脂粉的旅遊照片,原來她花了兩年時間才接受在互聯網跟粉絲直接溝通,「我這個人很直接,可以分享的是很真實、很坦白的東西,但其實這些也是很vulnerable(易受傷害)的一件事,所以最初我較保守,但後來或許是自己成長改變了,覺得很多事也不需太介意,可以開懷些,變得開心了很多。」SL形容,改變不是一時一刻,「我想是做了媽咪(九八年)開始,之後到○二年媽咪爹地相繼過身,很多經歷累積下來,去到某一個位讓你對人生有了一些領悟,覺得世上許多事也很無常,變得不用那麼執。」


姊弟戀何需澄清

所以今年一月被傳與她年紀相差十一年的鼓手Jun有姊弟戀,SL毫不介意,只在微博上載了一張手指著嘴的照片,寫著:「該說什麼呢?」今天問SL,她說:「有什麼好澄清?緋聞經常會傳啦!沒什麼好澄清,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是要交代什麼,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都是我自己的事,再加上這件事很無聊囉!」

周一的個唱記者會上,SL大方邀Jun現身,被記者圍訪時,更拿緋聞開玩笑﹕「我經常笑他男朋友!」一副清者自清的態度。問SL如果大家也是單身,她會不會介意對方年齡有差距,聰明的她已了解我們想問什麼。「年齡不是最大的問題,但我真的沒想這回事,因為對於我來說,愛情與感情都不是沒有經歷過,也大概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對於阿Jun,我只是好尊敬他是一個出色音樂人,這次傳聞對他也慘,但跟他聊時,他反過來說:『給人笑,真的不好意思!』其實大家都明白這行業一定會傳緋聞或做新聞,但最重要我們都明白不會給這些事影響到大家合作。」

理想伴侶 Open-minded
外間一直八卦SL的感情生活,她也不介意公開感覺到有異性對她有好感,「我的圈子不是太大,有時有些圈外朋友會有機會出去聊天、飲,有些時候也感覺到有人對我有好感的,但不知何解這些人不敢再行埋來。」自○ 六年與陳輝虹分手後,SL感情一直空白,她不諱言對感情也有渴望,「這回事當然想,但亦習慣了一段長時間沒有,OK的。其實有的時候也會有煩惱,是什麼?因為有感情時,你也要付出很多,感情永遠雙方面,要人家關心你,你也要有足夠的時間去關心人家。但自己是否有足夠時間、精力去付出、是否能做到一個很好的溝通呢?還有我做這行,一來生活不太正常;二來,某程度上,我不會有太多私癮,另一半必須要全盤接受你,除非是一個很open-mind的人,否則是一件頗困難的事。」

三年前,SL已在《明周》說過自己「感情可以有,但肯定不會再婚!」今天她再說即使找到一個open-mind的理想伴侶,也對婚姻沒有憧憬,「婚姻對於我這年紀真的不work,只是for我。你結婚為了什麼?求伴侶?為了傳宗接代?但對我,我覺得沒『一輩子』這事情,人是會變的,可以走在一起數年或十年,已經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我認為婚姻到頭來變了只是『責任』兩個字,是我要為對方負責。」

婚姻對我不work
直接問SL是不是跟JL那段婚姻帶給她的陰影,她說:「嗯……不完全是,不可這樣說,是我觀察了很多結了婚很久的人,大家也是人,人會變,一段關係到最後都是變了感情像朋友像家人,很難再維持到再有愛。」不是所有婚姻關係都是這樣嗎?「所以……對我不work囉!我不需要一段這樣的婚姻,我只是說我,如果我愛一個人,我要好仰慕他,要好愛他,之後每次見到他,仍然有那種心跳的感覺。」直說SL的婚姻對象很難找,她卻說:「對呀!就是難,所以對我不work囉!」

縱然SL從沒解釋過,因何與JL於 ○四年離婚,但透過SL的說話,或許會了解不少箇中原委。而因了解而分開,SL與前夫至今仍是好朋友,她說:「我們仍是很好的朋友,我覺得很難得,其實兩個人有這麼一個緣份可以走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然後,他是囡囡的爸爸,我們一定會維持很好的溝通,我們會傾偈,問他近況怎樣,也會告訴他囡囡的情況,『你點呀?幾時放假呀?』(會帶囡囡見爸爸?)當然會啦!」

《當愛已…》是李林感情起點,之後二人還有《傷》、《不必在乎》、《哭》、《夜太》等不少經典,愛雖成往事,但SL亦深信二人會有機會合作,「音樂上適合,我們是可以合作,我真的覺得他寫歌詞好正,我想如果碰到有些歌適合他,我會問:『JL,你可不可以幫我寫詞?』我相信如果我開口,他是會幫我的。但大家有不同的音樂走向,現在他在國內很努力建立他的結他品牌,我是替他開心的,我也有跟他說:『我很為你高興!』因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短短十年內建立,從怎學造結他開始,已經好amazing,他真是個好有毅力與堅持的人。」

無心插柳變女神
多年來,坊間一直指SL是gay icon或同志女神,問SL知不知這回事,她說:「我頗後知後覺,是後來才知。其實我沒特別感覺,我有很多好朋友都是gay或lesbian,我亦沒覺得他們跟我其他好朋友有什麼不同,人與人相處,好朋友就是好朋友,人家的性取向與我沒關係。但你說icon,我從來不覺得自己iconic,就算有,都是無心插柳,是從前很多製作人的努力放在一起營造了潮流或形象出來。譬如林振強與周禮茂為我寫了很多歌詞,都對感情有很入心入肺有血肉的態度,這可能對於 gay或lesbian的朋友感受特別深。我想在中國人社會好難有勇氣去open up說給別人知who I am,而他們的感情投射會更脆弱更sensitive,或者我的歌讓他們覺得很透徹有感情投射,可能就是這原因吧。」

究竟SL有沒有被同性追求過?她說:「嗯……那次我是矇盛盛,我不知囉!哈!因為我……不知,是我好朋友後來告訴我,我才知道。(接受到伴侶是同性?)嗯……我覺得伴侶跟朋友很不同,暫時我不太了解,對我來說伴侶就是一段關係,一定要有physical跟 emotional的attraction,so far我仍未碰到一個同性令我有physical跟 emotional的attraction,但如果我碰到,我覺得『Why not!』yeah!有些人是很有魅力,與性別是無關的。」

不會一直唱下去
八十年代事業高峰期,SL說過到某一年紀便不會再唱歌,今年是她入行廿六年,她的想法始終如一,「我仍然覺得自己不會一直唱下去,生命有其他事可以去學去玩去做嘛。但我不會計劃到了某一年紀便退休,或者我出完這張碟,或者我做完這次演唱會,當我覺得再不行再沒靈感時,有其他事想做就會去做。到時要發生就會發生。你都知我性格,我不是做什麼也會宣布的人,私底下朋友我會通知你,我不會開記招:『各位!我封咪!』你認識我這麼久,也知我不是這些。對我,很多事go with the flow。」

自資百萬出碟因由
自從○六年與金牌約滿推出完《呼
》國語專輯後,SL一直拒絕各大唱片公司招手,更於兩年前找來內地音樂人常石磊自資籌備國語專輯。五年沒出碟,她說:「就是因為沒靈感!過往我做了很多專輯,那方式都是我找一個監製,再收一大堆demo,但我好想做些音樂由自己出發。因為唱片公司必須是一盤生意,一年要出某一數量的碟,我三年都未必出到一張,簽了約很對不起人家,也令我有壓力,我情願做自己喜愛的音樂出來,看看之後是否找得著合適的夥伴合作。」

SL這張新碟,行內人估計單是製作費起碼花上二百萬,另外,她還自資到冰島與巴黎拍攝新歌《柿》及《枯》的MV,SL說:「我沒計過數,你不可說不惜工本,對我是要將件事做好。」SL坦承近年她多參與內地商演與巡迴,就是為了這新專輯,「其實不能用compensate這字去形容,因為沒有人會投資,就自己去投資努力找成本。對我來說,我很享受唱現場,我亦好幸運仍然有很多機會去做,那就將工作賺到的成本放進這計劃去。到最後這project會不會賺錢,I don't really care!」

個唱重現經典舞步
從八七年的《灰
》開始,SL有不少經典快歌,《講多》、《燒》、《一分鐘都巿》、《傾》、《醒》、《天大》等配合許與林青創作的舞步令樂迷留下深刻印象。今年九月《11香港演唱會》不會像○七年《07香港演唱會》大玩side cut,音樂總監倫…說:「你數得出的快歌,SL都揀了唱。」SL透露會請來不止一個排舞師排舞,還要跳回當年的經典舞步,她說:「我又不想用集體回憶來形容,但我想表演它們的原汁原味,會用今時今日二○一一年的演繹方式去唱一首八九年或九一年的歌,哈!我覺得頗有趣,其實有些事,真的是會長青的。」至於《枯》與《柿》兩首新歌,SL透露必然會唱。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