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到荼蘼」多數被誤為源自《紅樓夢》,實出自宋代詩人王淇的《春暮遊小園》詩,「一從梅粉褪殘粧,塗抹新紅上海棠,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荼蘼,夏季盛開的花,春季已過,比喻某事已接近終結。

韵娜年輕與年長的有婦之夫滕海圻愛得死活來,滕海圻不願娶韵娜,韵娜一怒之下欲把他殺死繼而自殺,兩人都沒死身體卻留下深深的傷痕,韵娜出走外地。

七年後,她回港遇上文思,文思對她展開追求,韵娜雖猶豫自己對他的愛有多深,但還是決定與他訂婚,滕海圻再度出現,才發現七年後的他已是文思的姐夫,韵娜為了解決父母的財政問題答應滕海圻的條件,就是和文思從此一刀兩斷。

然而文思對她一直念念不忘,正當韵娜心軟想要回到他身邊之時,卻發現文思與滕海圻的斷袖之癖…

滕海圻以裸照威脅文思,不准他回到韵娜身邊,最後,文思驚現滕海圻手上的是韵娜的裸照,爭執之下錯手把滕海圻殺死…

亦舒的這一個故事劇情十分電影感,幾個主角錯綜複雜的關係,足以引人入勝,然而這是亦舒第一次寫到與同性戀有關的故事,年代的問題,提起同性戀這個話題,不敢光明正大的講,總是帶點曖昧的暗示,故事中的小楊曾講出對同志的看法,會否是亦舒的心底話呢?

韵娜最後分析自己對文思的感覺不是愛情,而是朋友知己,那麼文思呢?他與滕海圻暗地偷情,又何以會對文思作出追求?

如果他不是同志,如果他不是雙性戀,那麼就是因為他想借助滕海圻幫助自己的事業吧。

最後,每個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般,文思的大好時裝設計前途泡湯,且坐牢去。滕海圻命都沒有,是活該?他曾說過七年前被韵娜殺不死他,令他妻子連同他當時的名譽地位事業金錢離去,甚至連他對女人的興趣都奪去。

至於書中的「我」韵娜,繼續活過哭過,文思在她心中已分類為知己,繼續帶著過去的陰影活下去,雖經歷陰霾,但她一直沒有以新傷醫舊患,結局時她生命裡出現了一個彭律師,會否發展下去呢?



書名 : 開到荼蘼
作者名稱 : 亦舒
ISBN : 9622570313
出版日期 : 1992年版
頁數 : 273頁
出版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