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聽到這一首歌,總會想起2009年初,與朋友一顆兒到台北看陳綺貞的演唱會,演唱會上陳老師唱了好幾首當時即將發行的專輯內的新歌。

其中一首是《下個星期去英國》,演唱前她介紹這首歌的大概內容是︰「唸書的時候總有些要好的同學,一起生活,一起奮鬥,然後畢業以後,大家開始生疏,各有各的夢想,他帶著夢想遠走,你也不敢帶著夢想在他面前出現。」

聽完介紹後,我已想起一個朋友,一個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卻又突然消失了的朋友。

Year 1,第一天看見了未來一年的同學,有留意過這個人,第一眼印象是︰我討厭這個人!然後半年的學校生活,從來都沒和這個人聊過一句。直到Mid-Term Test前夕,一班同學在學校圖書館溫習,有一天溫習後,大概已是傍晚時份,我提出溫習後吃點東西才散吧,結果一班人中,就只有她附和,提出的是我,萬般不願也得硬著頭皮和她撐枱腳。起初,確實有點冷,寒暄著些無聊事,直到突然提起另一位同學,說些是非,感覺好像到位了,愈聊愈激烈,雖然低俗,但正是如此地熟絡了!

正如一般的同學間的友誼,一夥兒去玩,有時也只有我和她去玩,她就是這麼愛玩,為人爽朗,不計小節,不計較但有主見的人。

然而我們也不過是很好的酒肉朋友,直到某一天,我們終於聊起心事,我們內心的秘密、愛情觀、人生觀...etc,我們終究也成為真正的好朋友,一個分享快樂,比仔飛時會找她安慰的好朋友!

後來她父母雙繼過生,香港只剩下姐姐和她雙依為命,經濟關係,她只能暫時放棄學業一年,工作一年後才繼續她的學業。

一幕又一幕的回憶不停地湧於眼前,我們曾迷上KTV,總要痛快地唱通宵,她喜歡聽伍佰,我們唱了一整晚伍佰,連台語歌也不放過,我什麼歌都喜歡,流行的不流行的,粵語的國語的,和她一起最好,不用介意因為別人不懂這歌而感到悶,反正她聽歌的口味也有受著我的影響。

那時候還流行著MD,我總喜歡用MD自製精選,忘了什麼時候開始,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製MD精選送給她,合輯名為「唱好邪神」,名字改編自當時張偉文的「唱好女人」。也因為這些精選,她也愛上我喜歡的楊乃文、雷光夏、蘇打綠等等。

我們也常常兩個人去BBQ,兩個人總是買兩大袋炭,一燒就燒四五六個小時,借烤肉來聽歌、煲煙、聊天。又或去蘭桂坊喝酒聊天,我還記得當時bar的註場歌手常唱《好心分手》。後來她考了車牌,坐著她的電單車或租車去吹風,隨便去一個地方,或是計劃地遊車河,好不快樂。天冷時亦常溜到她家吃火鍋,像明天就要世界末日般買來過量的食物,馬拉松地吃了一個晚上還是吃不完這堆食物,結果第二天的早餐依然是火鍋。

後來重回校園的她也畢業了,開始她正式為未來鋪路的工作,熱心工作的她開始如機器般不知道世上有「休息」二字,日以繼夜地工作,不停的工作,像不把工作完成,就會被老闆化作犧牲品送上大白信封一個似的。

雖然忙碌,但我們偶然也有聚一聚,只是不像之前般常常黐在一起了!

我記得,就在我們相識的第九年,戲言說過要在相識十年時,一起去旅行慶祝我們的友誼走進第十年。同時亦在相識的第九年,我們事前約好了某一天聚聚,到當天的前一天我再打電話給她確認時間地點,她沒有接電話,我不以為然,最後這個「聚聚」亦不了了之。

及後,不論是電話、MSN等,她一概沒有再回覆我,其實這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而這一次,我生氣了,作為朋友,我想我不該得到這樣的對待,也許,我做了什麼教她感到失望?也許,我們成長之後所走的路不一樣,思想、對事對人的看法都不一樣,不過不管怎樣,我想我不該得到這樣的對待。當時的我,雖然生氣,但已變得不在乎,我也有我的新生活新朋友,假如她主動找我,我還是無限歡迎的,只是我已失去主動找她的動力!

事過境遷,大約兩年後的老同學聚餐上碰見她,她有主動和我聊天,然而我們說的是些無關痛癢的寒暄話,感覺,就像回到當初第一次相識,我們還未熟絡時那頓飯般,然而,這一次我們沒有說到誰人的是非,也沒有再變回熟絡的我們。

今年年中,我在街上遠遠的看到她就前方,正往我這邊的方向走過來,而我偏偏在路口拐彎,選擇不與她碰面,大概,再寒暄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歌曲簡介 :
收錄專輯 : 太陽
唱片公司 : 添翼創越工作室,愛貝克思
發行日期 : 2009年01月22日

唱片宣傳稿歌曲介紹︰
這是一首關於成長的歌,也是一首悲傷的歌。你是否也有這樣的一個朋友?陳綺貞說"也許是他帶著你的夢想遠走,或是你因為完成了他的夢想而不敢來到他的面前。"在你心裡最柔軟的地方,有沒有這樣的一個人? 或許這感傷就是我們重生之處...

歌詞 :
作曲 陳綺貞
作詞 陳綺貞

你收了行李下個星期要去英國,
遙遠的故事記得帶回來給我,
我知道我想要,卻又不敢對你說,
因為我已改變太多。

你改了一個名字也準備換工作,
你開始了新的戀情有一些困惑,
我知道你想要,卻又不敢對我說,
因為你已改變太多。

你寫了好幾首屬於你的歌,
這樣的歌隱藏了太多苦澀,
我知道你想要
卻又不敢對我說,
因為我曾是你,我曾是你,
無話不說的朋友。

因為,我們改變太多。


MV結尾,摘引的一段文字乃出自張惠菁《給冥王星》一書︰
最後一次見到你的路口,
我現在才明白那原來是一條河,
或是一道地層下陷,
從那裡開始時間有了不同的轉速,
我們再也不站立在同一個地面。
從軌道最靠近交錯的那一點,
逸出朝向全然不同的宇宙。

演唱會前介紹《下個星期去英國》的一段話
: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