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周末,忽然過大海,忽然入賭場。


賭場,裝修一定要夠豪夠浮誇,不要管為什麼每半小時有棵金樹升上來,亦不要問為什麼賭客認為掉硬幣會帶來賭運,我沒有掉,但有賭。不管輸或贏,只玩一舖二百元的大小,輸吃茶餐廳,贏去餐廳。


眾人買大,我愛玩作對買小,結果只有我一個贏錢,晚餐可以吃好點囉!

    全站熱搜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