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之中,看過的景物、認識過的人、做過的事、閱讀過的書、愛過的人、恨過的人、甚至跌過的交...
也許只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珍惜每一個際遇。

目前分類:亦舒 (18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至愛辭世,痛不欲生,如何說再見?生意人李育台深愛的妻子喪癌離世,年輕喪妻,痛不欲生,為著年幼女兒李紀元,他不得不留在世上照顧女兒,不然,他寧願隨雅生而去。

然而,他的生活不再快樂,因為他始終忘不了妻子,及後女兒因記過被學校開除,於是,他決定與女兒環遊世界,看看這世界、散散心,他自覺從前為著賺錢而冷落了妻兒,照顧紀元的責任一直由妻子負責,現在他決定不再假手於人,直到女兒長大離他而去為止。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港回歸中國前後的這一代年青人,既幸福,卻迷失。全書反映的,就是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後數載的狀況,回歸前人民對政治不穩的擔憂,有的移民去,有的躲到外國,看看回歸後的香港情況如何才決定是否回來,丈夫們的外遇,從台灣女轉移到中國內地的精英。在香港,人人講錢,抄樓抄股,及後股災,肥了一撮人,卻害慘了一大班賭股的小市民,有的一夜間失去大半生的積蓄,也有的連房子都賠了。

而年青人,如書中主人翁子盈般,生長於不愁衣食的家庭,父母離婚,自少到外國留學,畢業後回流香港工作,靠著家庭背景得到一份工作,雖努力但遇上股災公司倒閉,成為失業大軍後遊手好閒,拍拍拖、到處走走、做些散工,靠的還是母親,諷刺的是上一代人,在同樣的年紀,已經賺錢買房 子予父母,這一代這個年紀卻還依靠著父母的庇蔭。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母親何其偉大。母親,不眠不休的照顧子女,到子女長大後,卻紛紛飛出去,看似不孝,然而,這又是永恆不變的定律。剩下的兩老,若不自行其樂,大概寂寞得很。

而有錢人家的母親,唯有肯花錢,子女才會回到身邊,才會換來尊重,這本書講的便是這樣的一個故事,母親行將就木,三兄妹從外地趕回老家,有的是關心父母的健康,也有的,是想知可以分多少家產,又認為,這一刻只要在母親身邊侍候,便會分得比較大份一點。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多麼黑暗,有時候,真相?我們寧願不要太清醒。可晴出生便是聾子,慶幸的是自一直自得其樂,喜愛看書,從不麻煩人,更慶幸的是與他相依為命的祖父是富有人,至少不會愁生活。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亦舒系列當中,「真男人不哭泣」算是比較戲劇性的一個故事,或可說盪氣回腸。萬亨一家移民至英倫,父母開設賣炸魚薯條店,萬亨與哥哥萬新並沒有唸大學,學歷低的他們很快便到店裡幫手。

萬亨隨母回鄉探親,母親幫他相親,透過媒人找來女子秀枝相親,萬亨竟然答應了,其實他心裡也確實喜歡這名漂亮女子。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期的亦舒系列,大多以美加華人故事為主,「潔如新」亦不例外。志一父母是洗衣店「潔如新」店住,地下為洗衣店,他們住在樓上,其餘兩層出租。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心難測,日久才見人心。故事其實是老掉牙的故事,情節也不是驚喜的情節,論點更是已經重覆了無數次的論點,雖然不是不好看,但不得不承認,作者的創作高峰期已過。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在世,每一個人有他的故事,雖說芸芸眾生生活模式大抵類同,但每人有不同的際遇與經歷,其中不乏精彩的故事,看亦舒的小說,每一本便像看芸芸眾生其中的一個精彩故事。
有寫實的,也有時候加點幻想成份的,以簡易淺的文字描寫,卻奇怪地讀者卻總會幻想到當中的場面,亦舒便有這種魔力。

故事主人翁文昌從姐姐得知市內有一個神級化粧師,粧後不單可使人美麗,甚至可改頭換面,她千方百計拜師學藝,總算得償所願。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說愛情將會慢慢殺死你,怎樣殺呢?愛情有時候演變為家庭暴力,丈夫對你拳打腳踢,甚至把你殺掉。
愛情怎會變成如此?因為現實世界,愛情不會只是愛情,生活的折騰、社會壓力、家庭壓力、經歷的影響或稍遇挫折等等,慢慢精神意志被折磨扭曲,喪失理智,忘記了伴侶是疼不是毒打,忘記了當初有多愛。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亦舒說,人不管在那個崗位,只要做好本份努力地做,不要練精學懶,不要攪是非,遲早會出人頭地。亦舒亦說,人不應人云亦云,應該崇尚自由忠於自己的意願。更重要的是,亦舒說人是應該疼所有女孩。
陳大文是個奇人,或是世人眼光中的怪人,也中學畢業後便不再升學,投職大機構的辦公室助理,即負責派信,他沉默寡言,只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期間常幫公司女同學出頭,故得同事歡迎。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加的華人故事,以及領養兒的故事,再加上少女經歷生活考驗後的極速成長。坦白說,如果是自己喜歡的題材,多多不嫌多,但不感興趣的題材,便嫌作者又重覆兼欠新意?

不過,怎樣的題材,亦舒自有其風格,寫出來,也不致沉悶。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難測,人人皆有私心,為著自身的利益與所追求的,不惜犧牲任何事情、任何人,包括上司下屬或朋友。出賣與被出賣,是否成長的代價?大學時代,諸辰、周專、任意是三位要好的朋友,畢業後,諸辰當上女記者,她的兩位男性好友,任意是某銀行的發言人,而周專是廉政公署專員。

一日,諸辰在相熟鐘錶店買錶時,店員不小心下透露了子洋集團購下一百隻能力士金錶,好奇心驅使下她開始調查子洋集團,發現一個牽涉甚廣的貪污網絡。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難測,拉上愛情,更是複雜的一件事。這是一個關於恨的故事,始於都市發生大瘟疫之後,是暗示03年SARS之後,經濟蕭條,福在與邵南這對夫妻經歷不起考驗,或者說是邵南經不起考驗,失去工作,整天自怨自艾,繼而飲醉吸毒,甚至對福在拳打腳踢,他恨妻子不夠能幹,恨社會,而福在選擇一直噁忍。

直至福在重遇中學同學月玫,月玫得悉福在一直被丈夫虐打之後便決定救她出火海,把她接到家裡住,月玫和凍肉公司老闆周子文結婚,月玫並不愛他,甚至恨他長得醜、全身散發著凍肉味,嫁他只為他的錢。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花常好月常圓人長久》一書的主角為婚姻輔導員,書中主角與各求助者的對答甚精彩,這次的《剪刀替針做媒人》,再有類似的形式,這次的主角坤柔是心理醫生,所遇的求診者,當然不再是單純關於愛情的。奇怪的是,漸漸她當起媒人,替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撮合起來,而被撮合的往往亦能開花結果。

也許是因為唸心理學的她觀察入微,知道各人的特性與性格,知道他們想要的和追求的,而又找到適合各人所配合的。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這個故事屬於奇情小說吧。恕之與忍之乃偷搶拐騙的情侶,為逃避警察的追捕躲藏到小鄉鎮,意外發現村內住著一個只剩三個月命的癌病患者王子覺,於是便將計令子覺娶恕之,待他過世後便可承繼其遺產,暫時或永遠無需再逃亡流浪。

她成功令子覺娶她,卻與忍之缺裂,因為剛巧地她的骨髓適合捐贈給子覺,她答應捐贈,並與痊癒後的子覺長相斯守,因為她一直渴望有一個家。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命運,唏噓的是,有時候人多努力,也逃不出命運,而有時候,命運是別人所做成的。鮮有地亦舒寫基層人物的故事,一個關於職業男司機千歲的故事,駕駛於中港之間的公路,把香港與深圳出入境口岸易名為嶺南口岸,亦舒大概想證明她還有留意香港時事吧。

人說職業無分貴賤,社會上每類型工作都需有人擔當,但,人總是希望往上爬的,自細千歲便不喜讀書,讀文字時總覺文字識飛,沒讀多少書便在社會工作,親戚關照之下當上職業司機,後來無意間發現原來自細患了閱讀障礙症,只需佩戴棱鏡便無礙。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情如乒乓,需要對手,雙方有來亦有往,對手不能太強亦不能太弱,實力平均與自身旗逢敵手最為精彩。宇宙算是命苦的女子,年幼家父過身,只剩她與後母相依為命,後母是疼她的,但他們是貧困的。

宏子,父母身亡,但父親留下一大堆遺產予他三兄妹,父親命他集團主席,掌管他的產業,宏子沒有娛樂沒有生活,只有工作,他認為金錢能勝天,賺愈多的錢便有愈多的權勢,他同時掌管弟妹的遺產,每月派發足夠的生活費零用錢,住宅車子屬集團擁有非個人名義,他不是想獨吞遺產,而是知道弟妹不擅理財,而他們身邊的伴侶通通看著他們的錢,望能據為己有。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代婚姻,離婚再婚已屬稀疏平常,再婚後再離婚又再婚,更是見怪不怪。此書大概是個有趣的範例,小山突然多了一堆親人及三位哥哥,因為母親與余先生再婚,余先生與前妻曾誕下兩名男孩,而這位前妻又與前夫誕下一名男孩,統共都沒有血緣關係,卻又成為親人,親生父母的獨女小山卻意外獲得期待已久的「親人」熱鬧的生活。

書中一句說話足夠說出社會中的荒誕,「我父親是建築師,我母親是大律師,但是,他們沒有生過我。」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亦舒2004年的幻想曲,套在現在的香港卻十分切合。以融島暗示為香港,融島回歸祖國後,社會與政治跌進死胡同,加上經濟的困境,民怨沸騰,深覺政府無能,自始政府推行任何的政笨皆反對,藉此發洩民憤。

自由社會,言論自由,因此傳媒可自由發表評論,包括官員的衣著品味,私生活私穩,離婚次數,甚至做學生時所犯過的錯,簡稱揭瘡疤,並說這是讀者有權知的自由,及有興趣知的事情。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關於領養兒的故事。一個外國人領養了中國女孩,在加拿大發生的故事。有情節有高潮有起承轉合,亦舒2004年的作品。

想當初為何亦舒系列令我迷上?血淋淋的愛情故事,在職女士拼生活的故事,發生在香港的故事。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