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太快,半天的沖繩行由還未睡醒便出發的早上開始,感覺就如發了場夢般,而夢未醒,已經要回船了。


上船時需要過安檢,有內地的「嘉賓」把安檢的機器當是垃圾桶,把一袋已經喝光了的水樽放進機器了卻沒有拿走,而且工作人員在問這是誰的東西時他們早已走光光,如果當是一個笑話,這其實頗好笑的。



在船上再看那霸,好美麗的一個城市。





藍天與白雲,天清氣朗,這次行程上第一次見到水平線,不過離開日本之後便又回到霧裡的世界了。



不要浪費好天氣,下午到泳池享受日光浴。





















是日晚上將會去付費的意大利餐廳Portofino晚餐,但訂了晚上八時半,五六點卻開始餓了,我們不怕死地再叫room serivce,結果點了過量的食物,蝦餃是日式的,豬肉蒸餃和中式白菜豬肉餃除了外形有分別之外我說不出還有什麼分別,不過隨碟的醋一流,韓式炒粉是炒上海麵,雖然很油但味道很不錯,米粉烤明蝦其實是星洲炒米。





結論是這天的room serivce水準很不錯,食物都比11樓自助餐出色。



八時半到達意大利餐廳Portofino,慶幸餐廳留給我們的是window seat,坐在旁邊的「嘉賓」任小孩跑來跑去,慶幸未幾他們便離開了,而坐在後面桌子的「嘉賓」不知為何把他的椅子坐得很靠近我,侍應路過時都大力地在狹縫中擠過去,這個晚上就是在這個氣氛下於這間正式的餐廳裡進膳,唯有用自己的心態去調整自己。

一如船上的主餐廳,坐下不久便會有侍應sale收費酒,這晚由一個穿黑衣的中國藉host來sale,朋友不想喝酒,所以問她有什麼飲料,豈料她冷冷的說「只有紅酒白酒」,然後轉身離去。

餐牌送上時,這名穿黑衣的中國藉host在執拾旁邊的桌子,因為這裡的餐牌像主餐廳一樣,把湯放在頭盤類,我既想吃頭盤又想喝湯,於是我問她是否可以點不止一項,她背著我們一邊執拾旁桌一邊囂張地說︰「你喜歡點多少都可以,不過我告訴你份量是很大的,反正你是吃不完的。」

這樣的態度,在一間收費餐廳上,並且是一間要求食客穿smart casual的意大利餐廳。

在吃頭盤時,看見有一桌夫婦在向餐廳投訴他們的主菜,先生的牛排要求medium,上桌的卻是切不開的十成熟,太太的海鮮拼盤也有問題云云。







我們的主菜上桌了,我點了牛小腿,不過不失。



他點的也是海鮮拼盤,包括龍蝦、帶子、三文魚等等,吃一口三文魚,發覺三文魚是腥臭的,帶子也帶著濃濃的雪味,就像放在冰箱裡冰封三年的味道。

那桌的太太問我們,才知道太太的三文魚亦是腥臭的,後來他們再換的牛排,仍然是切不開的十成熟,於是經理便出場了,道歉芸芸後,主動詢問夫婦換過別的食物,於是太太要求換意粉,經理答應十分鐘內送到,結果好像有二十分鐘也未送到,先生終於發火說不吃了……





進膳完後,離開時我們忍不住與經理投訴,關於食物的水準,關於侍衛的不專業與不專重的態度,他表示抱歉,然後他答應隔天會向我們交待,雖然我不知道他會有些什麼交待,我亦無緣知道,因為直至行程的結束,他並沒有向我們交待過些什麼。



回郵輪房間時,發覺住的那層天花掉在地上,幸好不是剛巧掉在誰的頭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塵埃 的頭像
小塵埃

Once in a life time

小塵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